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科技

专栏节选:韩国没有那幺可怕!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

来源:新闻网 作者:导演 2019-08-29 11:37:40
专栏节选:韩国没有那幺可怕!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 / 6 years ago专栏节选:韩国没有那幺可怕!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5 分钟阅读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5月23日出版的当期「老谢开讲」专栏) 每一次听到韩国,或者是谈到三星,我们总是像泄了气的皮球,自惭形秽,总是觉得我们样样不如韩国。 从去年韩国跻身「二○|五○俱乐部」,成为全世界第七个人均所得超过二万美元、人口五千万人的国家,韩国宣示进入全球强国之列。再看到三星打败苹果、诺基亚,成为全球手机及智慧型手机的龙头大厂,三星市值打败日本丰田,成为全亚洲最大的IT企业。今年「三星灭台计画」响彻云霄,更加深了台湾人的「恐韩」心态。 **台湾大企业的实力并没有差韩国很多** 台湾好像样样不如韩国,看了让我们很泄气又心急。 最近看到外电报导,日本丰田市值超越三星,称霸全亚洲,引来了我的注意,我开始比较台、日、韩前三十大市值企业内涵,结果有了意外的发现:台湾大企业的实力并没有差韩国很多,其实除了韩国市值第一大的三星,市值比台湾市值最大的台积电多出一倍外,韩国市值前三十大的企业与台湾对比,只能算是「略胜台湾」。 缩小范围来看,韩国前十五大市值企业(以亿美元为单位)分别是三星一九八七.八亿美元,第二大的现代汽车三八六.三亿美元,浦项二五一.二亿美元,现代Mobis二三五.六亿美元,起亚一九八.一亿美元。换句话说,韩国前五大市值企业,有三家是汽车大厂,剩下是三星及钢铁业的浦项。 往后排是三星生命一九二.四亿美元,海力士一八六.七亿美元,南韩电力一七五.二亿美元,新韩金融一六六.六亿美元,LG化学一六三.一亿美元,鲜京电信一五二.五亿美元,现代重工一三九.四亿美元,NHN企业一三五.七亿美元,KB金融集团一二七.六亿美元及SK创新一二六.六亿美元。前十五名的企业,有大家熟悉的海力士及LG化学。 回头看台湾企业市值前十五名,台积电市值九九七.七亿美元,对照三星的近二千亿美元,台积电市值只有三星一半。在台湾,台积电已是台湾企业市值的霸主,台积电市值遥遥领先其他企业,韩国的三星与第二名的现代汽车差距也很大。我们感觉韩国的企业很大,那是对三星的印象,过去我们常并称三星与LG,但LG集团与三星差距很大。 韩国的LG集团在前二十大企业有四席,名次最前面的是LG化学,然后是LG电子,以一二六.一亿美元排名十六,LG集团则以一○七.八亿美元居十七,台湾最熟悉的LG显示器则以九十八.九亿美元排行第十九。四家排名韩国前二十大企业的LG集团市值加起来是四九五.九亿美元,仍然与三星差很大。也就是说,韩国第二大的LG四家大企业加起来,也只有三星的四分之一。 台湾市值第二大的是鸿海的三三○.三亿美元,对上韩国第二大的现代汽车市值三八六.三亿美元,算是小输。 市值第三大的台塑石化二六五.四亿美元,则略胜韩国第三大的浦项钢铁。市值第四大的中华电信则赢过韩国第四大的现代Mobis,第五名的起亚则稍胜台湾的联发科,往后排名都是韩国的企业小胜台湾,像第六大的南亚输给三星生命,第七大的台塑输给海力士,第八大的国泰金小输南韩电力,第九大的台化略输新韩金融,第十名的中钢也输给LG化学。 从产业对产业来看,在IT产业的领域,韩国的大完全集中在三星的身上,LG电子市值与台湾大哥大差不多。若从产业对产业来看,韩国最大钢铁厂浦项市值排第三,台湾的中钢是第十名,比较有趣的是台湾的金融业。 **台、韩的金融业实力应在伯仲之间** 从一九九○年台湾的金融业走过大狂潮后,台湾的金融股股价惨跌,市值都大幅缩水。但在经过金控整合的拼图中,国泰金与富邦金胜出,国泰金市值一四六.五亿美元,进入第八大,富邦金也以一三二.六亿美元市值排行第十一。国泰金与富邦金是台湾的金控前两大巨人,韩国的金融业经历过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洗礼,实力也大大受损。 在排行榜上,新韩金融以一六六.六亿美元排第九,但市值仍略胜国泰金一筹,第二大的KB金融集团则以一二七.六亿美元排行第十四,小输富邦金。第三大的Worri金融集团市值八十四.四亿美元,还小输台湾的兆丰金控一些。如果从金融对金融的角度来看,台湾与韩国的金融业实力应在伯仲之间。 比较大的差别在汽车业,台湾的汽车业都不大,像裕隆汽车市值新台币八一一亿元,和泰汽车新台币一六六五亿元,约五十五.五亿美元,但比起韩国前三大汽车厂都是小巫见大巫。韩国市值前五大企业,汽车业拿下三席。韩国汽车业声势最强大的时候,气势直逼日本,但是这次日圆大贬值,韩国压力最大的产业就是汽车业。 日圆贬值前与贬值后,日本与韩国汽车业开始出现巨大变化。 在安倍上台前,韩国的汽车业曾有一段美好的光景,现代汽车在去年中股价一度大涨到二十七.二五万韩元,市值最高达五三九亿美元;而当时,丰田正惨遭日圆升值到七十七.一六日圆的煎熬,股价最低跌到二七九五日圆,市值最低八○七亿美元,日本最大汽车厂与韩国最大汽车厂市值相差只有二六八亿美元。 当时韩国三大汽车厂军容壮盛,现代Mobis股价涨到三十二.五万韩元,市值冲高到二八三亿美元,起亚最高涨到八四八○○韩元,市值一度达三○七亿美元。在去年上半年,日圆大贬值之前,韩国三大汽车厂总市值高达一一二九亿美元,几乎是与日本丰田、本田及日产不相上下。 **韩国汽车厂正面临强大威胁** 但是这半年日圆急贬立刻对日、韩汽车业产生巨大变化。日本汽车厂挟日圆贬值的优势,股价扶摇直上,像丰田汽车股价从二七九五日圆大涨到六六三○日圆,市值拉升到二一七四.七亿美元,稳居日本企业最大市值的宝座;本田技研股价从二二九四日圆涨到四二八五日圆,市值到达七三八.一亿美元,成为日本第三大市值企业;而日产则从六三九日圆涨到一二四五日圆,市值达五一一.二亿美元,跻身为日本第十大市值企业。 日产最惨的时候,市值跌到二八一亿美元,与现代Mobis一样。而本田市值最低跌到只剩四○五亿美元,比现代汽车还小。但是,这半年日圆急贬,日本三大汽车厂又活过来,日本三大汽车厂市值全都抢进前十大,且第十大市值企业日产,市值超越现代汽车很多。现代汽车在去年上半年市值一度快追上丰田汽车,如今只剩下丰田的一七.七%。从日本及韩国汽车业市值的变化,大家就可理解汇率对一个国家产业影响有多幺巨大。 韩国的汽车厂除了承受日圆贬值的压力外,韩国加入FTA(自由贸易协定)后的贸易开放,更是大大冲击汽车产业。记得好几年前,我带领考察团参访韩国企业,当时我们车子在首尔市区穿梭,却看不到外国进口车,韩国街头都是现代或起亚的汽车,这在全世界是很不寻常的景象。韩国保护本土汽车业,外国的汽车几乎无法打进韩国市场。 但是韩国加入FTA,进口车关税减半,也造成欧洲双B的豪华车种价格大幅下降,甚至已低于起亚同一车型的价格,这使得向来偏爱国产车的韩国民众开始变心。根据韩国产业集团统计,外国豪华汽车品牌在过去两年市占率从二八%上升到四一%。韩国民众购车心态转变,让韩国成为双B与奥迪等欧洲车系锁定的新成长潜力市场。获利主要靠国内市场支撑的韩国汽车厂面临大军压境,正遭逢强大威胁。 另一个则是来自美国的压力,美韩FTA正好届满一周年。去年美国车外销到韩国暴增五一%到二.二六万辆,但同时期韩国车输美却达七○.四七万辆,过去一年,韩国对美国贸易顺差扩大,美国压力也跟着来了,美国要求更加开放汽车市场,对韩国汽车业的压力更大了。 上一期我在《今周刊》提到,一九八五年《广场协议》后,日圆升值二十几年,日圆升过头让日本丧失竞争力,也让日本进入失落的年代。日本失落,也把机会让给了中国与韩国。三星的崛起与索尼的坠落就是强烈写照。现在日圆贬值,日本准备把过去二十几年失落的竞争力找回来,中国与韩国将承受较大的压力。 除了丰田市值超过三星之外,今年以来,日经指数从一○三九五.一八点快速上涨到一五三八八.三七点,今年大涨四八%。反而韩国股市从一九九七.○五点跌到一九八一.○九点,韩国股市今年仍然是跌势,日股表现当然压倒韩国,而这与日圆极度贬值有关。 **今年韩国GDP成长被日本追过** 去年底日圆兑美元是八十六.七三,如今贬到一○三.三一,日圆贬了一九.一%,韩元则从一○六四.四贬值到一一一三.二五,韩元贬值四.六%,韩元过去靠着日圆极度升值而崛起,今年日圆贬值,慢慢让韩国逐渐失去原有竞争力。今年最立竿见影的,是日本今年GDP成长,可能是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后首度超过韩国。 日本刚公布一三年首季的GDP(国内生产毛额)年化成长率达三.五%,季成长○.九%,韩国首季GDP季成长○.九%,年成长一.五%,略逊日本。但韩国今年四度下修GDP,今年目标值一度降到二.三%。为了力挽经济狂澜,韩国祭出一五四亿美元的振兴经济计画,并降息一码,今年成长目标值是二.六%,而日本今年可能达二.九%。今年韩国GDP成长被日本追过,可能是十五年来所仅见。 经济表现也决定两国领导人的声望。日本安倍射出三枝箭,个人民调支持度达七六%,超过○一年小泉纯一郎民气最高的时候;反而是朴槿惠受到经济表现拖累,民调支持度从五六%急挫到四四%。 目前全亚洲民调支持度最低的领导人是马总统的一三%,民调一直低落,与台湾经济表现不佳有关。 事实上,从○八年金融海啸以来,各国莫不奋力救经济,像美国联准会主席柏南克一直不停地QE(量化宽松货币政策),这种印钞票救经济的「气派」,历史上从未见过。柏南克这招印钞票,后来成为各国救经济的显学,现在已经没有人说印钞票会制造通膨了。 这次安倍一口气让日圆贬三成,传统经济学派一定期期以为不可,因为这会伤害日本进口,物价上涨对日本民众不利。但是,才过半年,安倍这招日圆贬值救经济,居然创造了罕见的效果。 全世界救经济无不放手一搏,反观马总统右手出拳救经济,左手又用一个公平正义把右手拉回来,像证所税诉求公平正义,最后是沦为小公平、小正义,牺牲了大公平、大正义。现在要造市,希望拿掉八五○○点天险,把股市成交量找回来,但却又留了一个尾巴,对造市最有功的大户增加课税。全世界在博弈市场大展拳脚,台湾却只能通过《离岛条例》,用很多规范把手脚绑起来。过去我们「恐韩」已有一阵子,未来这几年日本醒过来,应该是台湾发挥竞争力的时候了。韩国的产业,除了三星外,没有想像中那幺厉害。台湾的企业应该昂首,直接面对韩国的竞争!(完) 注: 1.专栏作者老谢--谢金河,为《今周刊》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. 2.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. (整理 董永年; 审校 林高丽)
(责编:导演)

本文由http://www.baungcamp.com/keji/191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华夏幸福向信达转让债权融资15亿,房企融资有新招上一篇:玛莎拉蒂乱停车!遭贴满「卫生棉」学做人:不是有钱就大爷